传统文化 名画世界 正文
唐朝画家周昉《挥扇仕女图》欣赏
2021-03-15来源:

挥扇仕女图 - 副本.jpg

《挥扇仕女图》是中国唐朝画家周昉创作的一幅国画,绢本设色。此画由北京故宫博物院收藏。

《挥扇仕女图》是一幅描写唐代宫廷妇女生活的作品。全卷所画人物共计十三人,分为五个自然段落。5个段落似离还合,从不同的侧面,刻画了人物在不同场景中的各种心理状态。在画中,作者通过对嫔妃的生活的描绘,表达出她们寂寞、沉闷、空虚、无聊、幽恨暗生的心情。画面结构井然,线条秀劲细丽,赋色柔丽多姿,艳而不俗。

周昉生活的时代,已是唐帝国经过安史之乱由盛而衰,社会矛盾日渐尖锐之际。他笔下的妇女已不同于张萱作品中的欢愉活跃,而仿佛是沉湎在一种百无聊赖的心态中,茫然若失,动作迟缓。纵然是装饰得团花簇锦,也掩不住内心的寂寞与空虚。《挥扇仕女图》虽不以任何历史故事为蓝本。但却用了“秋风纨扇”这个意象。班婕妤是汉成帝的妃子,她不仅人美。也以出众的才情和品德闻名。汉成帝出游时。曾邀她一起乘坐步辇。她因觉得贤圣君王应远离美色。亲近名臣,所以婉言拒绝。但也因此拒绝了丈夫的宠爱。后来赵氏姐妹的出现使得班婕妤同她的德行一起被遗忘。在漫长的寂寞生活中。她创作了《怨歌行》等歌赋。 “秋风纨扇”就来源于此。她将自己比作纨扇。在秋天里纨扇被抛弃不用。写照自己现今的悲凉与绝望。后来纨扇也就成为深锁后宫、饱尝寂寞的宫娥们哀怨的象征。

画家周昉出身于豪门显宦,因此,他对于贵族阶层绮靡奢华的生活非常熟悉。其仕女画不以烈女、贤妇、仙女等为表现对象,而是取材于现实生活中贵族妇女的行乐活动,具有强烈的时代感,从而迎合了中晚唐时期大官僚贵族们的审美意趣。其作品在张扬唐王朝繁华兴盛的物质生活的同时,亦揭示了贵妇们极度贫乏的精神世界。这副图中嫔妃们体貌丰腴,衣饰华丽,但她们面含幽怨,举止慵倦,毫无生气。

【主题】

《挥扇仕女图》是一副表现皇宫、贵族女人生活的作品,出自周昉之手应当是很写实的,他出身豪门显宦,对唐朝的高层私生活非常熟悉。这些取材现实生活中贵族妇女日常活动的仕女画,有时代感,画作把唐王朝繁华兴盛的物质生活张扬得重彩艳丽,让人目眩神摇,华贵女人们奢华背后极度贫乏的精神世界在遥远的历史深处寂寞着,欣赏作品的人们在欣赏盛唐气象的时候,不知是该羡慕还是该同情这些皇宫里的女人。 

全卷依次列绘诸宫女的各种形态:持扇、捧器、抱琴、对镜、刺绣、独坐和倚桐,各为一组,鲜明突出的主题弥补了似不经意的平列式构图带来的松散之感。人物的表情刻画得尤为精到,大多紧皱眉头,情绪惆怅。如对镜梳妆的妇女看到自己憔悴的面容,不免内心沉重,有如唐代杜苟鹤《春宫怨》所吟: “早被婵娟误,欲妆临镜慵。”更令人想起王昌龄的《长信秋》: “金井梧桐秋叶黄,珠帘不卷夜来霜。熏笼玉枕无颜色,卧听南宫清漏长。” 

【构图】

这卷画结构井然,布势合度,或坐或立,或正或侧,或聚或散,均悉心推敲,精密不苟。体态丰腴的丽人和娇弱苗条的小鬟映应错落,增添了造型上的情趣。起首女官张扇向内,结尾倚桐人掉头回眸,在变化中取得照应之功,使构图更加完整、充实。由发髻、巾带所构成的点点黑块,高下疏密,跌宕逶迤,具有音乐般的特殊效果。 

【色彩】

全画依然以红色为主,青、灰、紫、绿等各色齐全,显得色彩丰富,冷暖色调搭配,人物肌肤的细嫩和衣料的华贵都用色彩变化表现出来。衣纹线条近铁线描,圆润秀劲,富有力度和柔韧性,较准确地勾画出了人物的种种体态。

挥扇仕女图.jpg

3333
评论区
更多
发表你的评论
提交